屈指一算我的公司已成立了五十五年,由1950年數個人的小型公司發展到今天全球52個國家超過20萬員工的企業。我不敢和那些管理學大師相比,我沒有上學的機會,一輩子都努力自修,苦苦追求新知識和學問。管理有沒有藝術可言?我有自己的心得和經驗。

翻查字典,藝術(Art)的定義可簡單歸納為人類發自內心的創作、行為、原則、方法或表達,一般帶美感,能有超然性和能引起共鳴。它是一門能通過求學、模仿、實踐和觀察獲得的學問。

我常常問我自己,你是想當一個團隊的老闆還是領袖?一般而言,做老闆,簡單;你的權力主要來自地位之便,這可來自上天的緣分或憑仗你的努力和專業的知識。做領袖,較為複雜;你的力量源自人性的魅力和號召力。要做一個成功的管理者,態度與能力一樣重要。領袖領導眾人,促動別人自覺甘心賣力;老闆只懂支配眾人,讓別人感到渺小。

  你是領袖嗎?

想當好的管理者,首要任務是知道自我管理是一重大責任。在流動與變化萬千的世界中,發現自己是誰,瞭解自己要成什麼人,是建立尊嚴的基礎。儒家之修身、反求諸己、不欺暗室的原則,西方之宗教教律,圍繞這題目落墨很多,到書店、在網上,自我增值的書和秘訣多不勝數。我認為自我管理是一種靜態管理:是培養理性力量的基本功,是人把知識和經驗轉變為能力的催化劑。

這化學反應由一系列的問題開始,人生在不同的階段中,要經常反思自問:我有什麼心願?我有宏偉的夢想,但我懂不懂得什麼是節制的熱情?我有拼戰命運的決心,但我有沒有面對恐懼的勇氣?我有信息、有機會,但我有沒有實用智能的心思?我自信能力、天賦過人,但有沒有面對順流逆流時懂得恰如其分處理的心力?你的答案可能因時、因事、因處境,審時度勢而有所不同,但思索是上天恩賜人類捍衛命運的盾牌。很多人總是把不當的自我管理與交惡運混為一談,這是很消極無奈,在某一程度上是不負責任的人生態度。

十四歲,還是窮小子一個的時候,我對自己有一很簡單的管理方法——我必須賺取足夠一家勉強存活的費用。我知道沒有知識我改變不了命運,我知道今天的我沒有本錢好高騖遠。我也想飛得很高,在腦袋中常常記起我祖母的感歎:阿誠,我們什麼時候能像潮州城中某某人那麼富有?我可不想像希臘神話中伊卡洛斯(Icarus)一樣,憑仗蠟做的翅膀翱翔而墮下。一方面我緊守角色,雖然我當時只是小工,但我堅持每樣交託給我的事,都做得妥當出色;另一方面絕不浪費時間,把任何剩下來的一分一毫都用來購買實用的舊書籍。因為如果欠缺學問知識,程度與人相距甚遠,那麼運氣來臨的時候也不知道。還有一重要小點,講究儀容整齊清潔是自律的表現,但能選擇自律心靈態度的人更容易備受欣賞。

二十二歲,我成立公司以後,進取奮鬥的品德和性格對我而言層次有所不同。這時能忍和的毅力需要被賦予新的內涵。意志需要和知識結合,靜態管理自我的方法要伸延至動態管理,問題的核心在如何避免聰明組織干愚蠢的事。成功也許沒有既定的方程式,失敗的因子卻顯而易見,建立減低失敗的架構,是步向成功的快捷方式。如果一詞對我有新的意義,多層思量和多方能力皆有極大的價值,要知道後見之明在商業社會中只有很狹隘的貢獻。人類最獨特的是不僅是我們有洞悉思考事物本質的理智,而是我們有遵守承諾、矯正更新的能力,堅守價值觀及追求目標的意志。

商業架構的靈活制度要建立於實事求是、能有自我修正挽回的機制(Check and Balance)上。我指的不單是會計系統,而是在張力中釋放動力,在信任、時間和能力等等範疇建立不呆板、能隨機應變的制度。你們也許聽過我說企業應在穩健中尋找跳躍的進步,大標題下的小點要包括但不局限於:開源對節流、監督管治對創意和授權、直覺對科學觀、知止對無限發展......等等。

每一個機構有不同的挑戰,很難有絕對放之四海皆准、皆適用的預制組件。老實說我對很多人云亦云的表面專家的分析是尊敬有加,心裡有數。說得俗一點,有時大家方向都正確,耍的卻是花拳繡腿、姿勢又不對。管理者對自己負責的事和身處的組織有深層的體驗和理解最為重要。瞭解細節,經常能在事前防禦危機的發生。

  公司的概念

其次成功的管理者都應是伯樂,摩登伯樂的責任在甄選、延攬比他更聰明的人才,但絕對不能挑選名氣大但妄自標榜的企業明星。高度競爭的社會中,高效組織的企業無法負擔那些濫竽充數、唯唯諾諾和灰心喪志的員工,同樣也難負擔光以自我表演為一切出發點的企業大將。挑選團隊,有忠誠心是基本,但更重要的是要緊記光有忠誠但能力低的人和道德水平低下的人遲早是會累垮團隊、拖垮企業,是最不可靠的人。

領袖管理團隊要知道什麼是正確的槓桿心態。槓桿定律始祖阿基米德(Archimedes)(公元前287至前212年)是古希臘學者,他曾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舉起整個地球。尋找支點是以效率和節省資源為出發點,與海克力士(Hercules)單憑個人力氣相比,阿基米德是有效得多。聰明的管理者要專注研究,精算出的是支點的位置,支點的正確無誤才是結果的核心。這門功夫倚仗你的專業知識和綜合力,能否洞察出那些看不見的聯繫之層次和次序。今天很多公司只看見千斤和四兩的可能性轉化,而忽視了找到支點的可能性,因過度擴張而陷入困境。

我未有幸在商學院聆聽教授指導,我年輕的時候,最喜歡翻閱的是上市公司的年度報告書,表面上挺沉悶,但這些會計處理方法的優點和漏弊、方向的選擇和公司資源的分佈,對我有很大的啟示。

對我而言,管理人員對會計知識的把持和尊重、對正現金流以及公司預算的控制,是最基本的元素。還有兩點不要忘記,第一,管理人員特別要花心思在脆弱環節;第二,在任何組織內優柔寡斷者和盲目衝動者均是一種傳染病毒,前者的延誤時機和後者的盲目衝動均可使企業在一夕間造成毀滅性的災難。
最後,好的管理者的真正的藝術在其接受新事、新思維與更新傳統的能力。有時我很驚訝地聽到今天還有管理人以勞累為單一賣點。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自強不息的方法很重要,君子的定義也同樣重要。要保持企業生生不息,管理人要賦予企業生命,這不單只是時下流行在介紹企業時在幻燈片上打出企業的使命,或是懂得說上兩句人文精神的語言;而是在商業秩序模糊的地帶力求建立正直誠實的良心。這路並不好走,企業核心責任是追求效率及盈利,盡量擴大資產價值。商場每一天如嚴酷的戰爭,負責任的管理者捍衛企業和股東的利益已經天天筋疲力竭,永無止境地開源節流、科技更新及投資增長,卻未必能創造就業機會,市場競爭和社會責任每每兩難兼顧,很多時候,也只能是在眾多社會問題中略盡綿力而巳。


change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